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请不要代表我

晚上吃完饭,在 Twitter 的时间线上看见 Ben Thompson 对于 Taylor Swift 发表的 To Apple, Love Taylor 的感想(Tweet 链接)。

看完 Taylor 的整篇文章之后,对于 Taylor 本人有什么想法,我并不会有任何情绪,只是对于下面这一段,我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抵触:

This is about the new artist or band that has just released their first single and will not be paid for its success. This is about the young songwriter who just got his or her first cut and thought that the royalties from that would get them out of debt. This is about the producer who works tirelessly to innovate and create, just like the innovators and creators at Apple are pioneering in their field…but will not get paid for a quarter of a year’s worth of plays on his or her songs.

虽然文章下面的一万多(我写这篇文章时)赞与转发中,不乏「谢谢你说出了我们不敢说的话」这样的赞许之辞,但我并不觉得 Taylor 可以代表新生音乐人(或许说「如果我是新生音乐人,我不愿意被代表」会比较好)。


双向选择

我认为音乐人和流播平台是双向选择的。

Ben Thompson 在他收费的 Daily Update: Taylor Swift v Daniel Ek, What Swift Gets Right, The Problem with Spotify 中这样写道(这一部分被 Ben Thompson 在 Twitter 公开):

Swift has long since proved herself a master at building a connection with fans, engaging on social media, customizing her concerts, and spilling her secrets through her songs. And, for 1989 she took things to a new level. What I think Swift has realized, though, is that reaching out to your fans is not enough: it has to be reciprocal: what selling an album for actual cash money does is give people a way to commit. They are quite literally giving Swift something valuable in exchange for her work.

所以新生音乐人完全可以选择是否在流播平台上出售自己的音乐,包括是否接受流播平台关于试用的协议,这比起批判 Apple,要求其支付试听费用有效得多,我并不觉得 Apple 会 因此 简单妥协(不再议,我并不熟悉平台与内容提供商之间的规则,只待观察 1 )。

我没有使用过 Spotify 这样的流播服务,Spotify 并没有进入大陆或是日本市场(最近听闻電通デジタル对 Spotify 出资助其进入日本市场)。Ben Thompson 在随后的 tweet 中提到 Apple MUSIC 并不同 Spotify,她没有 Permanent Free Level 的选项。

日本于六月初开启了两个音乐流播服务,分别是 Avex 与 CyberAgent 合作的 AWA,和 LINE MUSIC。两者和 Apple MUSIC 一样,均是三个月免费试听,但试听下来,曲库非常小。AWA 承诺年末将达到 500 万,明年末达到 1000 万。所以音乐人与流播服务之间的互相妥协,将会是一个非常长的持久战。

我感到在 Taylor 的公开信下点赞的音乐人,应该还是会顺从于他/她们的经济适用解。我同意 Ben 的观点,Taylor Swift 是一个非常 Savvy 的艺人,她很懂得「自私」(下述)的重要性。

不仅是音乐人与流播服务,应聘者与公司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作者与读者的关系也是这样,学者与语言也是这样,设计师与甲方更是这样……无数的关系都是双向选择,这是那样浅显却又容易被遗忘。


私化经验

于在 Taylor 的公开信下留言「感谢说出了我不敢说的话」的朋友,如果是信中提及的新生音乐人,我只能很遗憾地认为他/她并不在意被代表;如果是音乐创作人以外的人,我则认为他/她对「Apple 不支付三个月的试听费用是否合理」这一问题并非有所主见。

于在微博及各种 Social 平台的朋友问我「如何学好日语」,我只能回答:你并没有必要学习日语,因为你自己并不觉得学日语是必要的。

我阅读过无数分析怎样入门 UI 设计,怎样进阶日语的文章,可惜从这些文章中,我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启发。

经验性的 UI 设计教学这样写道:入门书籍有诸如《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点石成金》、《用户体验的要素》…… 我学习 UI 设计的经验告诉我:首先开始「抄」,能观察到多仔细就观察多仔细,能复刻到多像就复刻到多像,当开启了大门,就很容易发现该往哪里走,适合使用哪些工具,和该看哪些书或文章。

经验性的日语教学这样写道:要想掌握日语,首先得记住 50 音。我学习日语的经验告诉我:50 音并不需要一开始就记下来,我学的第一个假名并不是「あ」,而是「コナン(柯南)」,随后因为「ン」与「ソ」非常相似而记住了「ソ」…… 当我能完成些许日常会话时,却惊讶于对 50 音早已烂熟于心。

如上来看,我并不相信「经验性的」流播服务能告诉我「我会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大多数情况来看,音乐如我,更多是如水之交,我喜欢在有声音的环境下工作、阅读、写字和绘画。可真正爱上一首歌、一段曲、一位演奏者、一位作曲家的理由可以千变万化,我会知道我爱的声音应该在什么地方、什么情景、什么心境下被我感受,这一点,如何「经验性」的机器或其他人,都无法体会。我也相信着,与即将爱上的声音会是一种偶遇,而非计算或被动接受。


自私

「设计师都……」「产品经理都……」「程序员都……」,这样开始的句子,各种时间线里随处可见,我已经没有办法将它们看做能产生同感的黑色幽默。作为设计师,我开始厌恶被人代替着去批判甲方,或者吐苦水。为什么会有设计师愿意接受一个无法配合的甲方呢?又为什么不能尽可能准确传达设计理念呢?或为什么一定得说服用 Adobe 产品的人转移向 Sketch 呢?

从「双向选择」开始发泄式地写这篇随笔,觉得差不多可以开始写「自私」这个词了。

小时候,我会觉得「自私」是一种错误的性格。可成长就是一种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现在,我已经否定很长一段时间「将自私归于错误」这种认知。甚至觉得,被「不能自私」的理念灌输了很久的人们,已经忘记了该如何自私,这是一件何其可惜的事情。

第一次思考「自私」这个问题在大三寻找实习时。作为一个软件工程专业的学生,在寻找设计类实习时碰到过不少钉子,也因此为契机明白表现实力与学力(没写错,就是学力,不是学历)的重要性。无论我有多么反省自己,依旧觉得许多面试官的态度本身存在了使对话不平等的嫌疑,同时觉得许多一同参与面试的朋友们将自己的位置放得过低。放低自己与礼貌待人是两种不同的行为。从那时起,我便认为放低自己是一种主动放弃自私权利的悲哀做法。我开始不允许自己退一步而求其次,不允许自己将本应为双向选择的事情改写为单向妥协。

如今,随时随地的,我都在接触很多有诱惑性的东西、有创造力的 idea。我的学习,一直始于模仿,不论是声乐还是设计,久而久之,我可以做到很像,但不禁会停下来思考:如何超越「像」。

这个问题的答案与「如何学好日语/英语/设计……」等等这一类无法详答的问题相同:找回自私的心态。

今天下午我看的是『文字の食卓』这本书,摘录下了「魚の文字:秀英初号明朝」的最后几段:

私は書体を「モノ」として所有したいわけではないということ。

この文字で書かれた言葉に感じる、神秘性や、敬意や、畏れの背後にある物語を大切にしたい。

美しい文字を生かすには、それに見合う強い心が求められるのだ。

正木香子『文字の食卓』

拙译:我并不认为字体对我而言是可以被拥有的「物件」。我更想重视被这特别的书体表现出来的段落中,所传达的神秘感与敬意。我憧憬着,藏在这精妙的文字与语言的组合背后的故事。想要让美丽的文字跳跃起来,必须有一颗与之相互辉映的,强大的心。


  1. 1.The Verge → Eddy Cue 表示会对试听期付费。(06-22 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