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su-ma-ho

su-ma-ho 是日文「スマホ」的罗马发音。「スマホ」是「スマートフォン(Smartphone)」的略称,即智能手机。

提到スマホ,是因为我的京都一日(步)行,体验了人生首次听僧人讲「佛」。至于为什么智能手机会和佛学有关系,我慢慢说。


京都市 1

京都几乎随处都是寺庙、神社。

她至今还是会被按照洛中、洛西、洛北、洛南、洛东来划分 2,古时进京被称作「上洛(じょうらく)」。京都几乎是日本这个东洋国度,抱着对隔海相望的盛唐的憧憬,而建立的中国古城洛阳·长安的缩影。

现在的京都,是随着这个异国的时代的变迁,而留下的沉淀。希望阅读这篇随笔的朋友不要幻想看到京都时,会想象长安·洛阳古城现在的模样,对比着谈文化传承之类,她们早已远不相同了。

寺庙、神社之多,无不映射出京都是一个历史性古城。平安时代,桓武天皇在公元 794 年将都城从長岡京迁都到平安京 3。东亚自古以来将「天子居住的地方」称作「京」,平安后期,「京の都(きょうのみやこ)」开始特指京都。建都当时,京都又被称作「北京」,相对,奈良被称作「南京」(特别提到这个,当然是作戏话)。

这次来京都,走了两个地方,一处是位于洛外洛西的鈴虫寺・松尾大社・嵐山,一处是为体验平安京城区而走的鴨川两侧洛中洛东清水寺・八坂神社・祇園

京都步行路线

图片出自:銀河連邦フォーラム


洛西铃虫寺

六月是紫阳花 4 的季节,这种普通的落叶低木植物在日本随处可见。到达京都站后,我直接坐电车去了洛西,在松尾大社(まつおたいしゃ)站下了车。松尾大社是有名的京都紫阳花观赏点,目前神社内的紫阳花园正直生机盎然之时。

然而我并不是以松尾大社为目的地的,松尾大社所供奉的神灵松尾神为酒神,被酿酒的职人们所敬奉着。这次我的目的地是距离松尾大社步行约 15 分钟的铃虫寺(鈴虫寺,すずむしてら)。

铃虫寺并不是寺院的名称,寺院正式名为华严寺(華厳寺,けごんじ)。华严寺是临济宗流派(禅宗五个主要流派之一)的寺院。期初我只知道华严寺是以铃虫著名的,没想到拜访华严寺会听到一场僧人的说法。

铃虫

将华严寺称作铃虫寺,是因为严华寺培育出来的铃虫四季鸣声,而一般的铃虫品种只会在秋季鸣叫。据说严华寺的僧人们,花了 28 年来研究培育这种铃虫。虽然我并不明白培育四季鸣声的铃虫有什么意义,不过按照铃虫鸣声是求偶这一行为来看,和尚们真是做了件对铃虫而言不得了的事儿。

幸福地藏菩萨

华严寺的僧侣们新年供奉,和清洗幸福地藏身上的青苔

幸福地藏菩萨(幸福地蔵菩薩)是华严寺的又一个镇寺之宝。一般来说,日本的地藏菩萨都是光脚的,而幸福地藏是唯一一个穿着草鞋的地藏菩萨。据说,地藏菩萨是会从山口、十字路口、坟墓的出入口穿行的(有点像中国传说中的土地神),幸福地藏菩萨不从捷径穿行,而是穿着草鞋步行到求福者身边,是一位努力为人们实现幸福的地藏菩萨。据说地藏菩萨不光为世人实现愿望,还会拯救坠入地狱的人们,为此,地藏菩萨并不像如来一样住在极乐净土,而是住在地狱。

说法

来日本后,我去过不少神社,如明治神宮(めいじじんぐう)、江之岛上的江島神社(えのしまじんじゃ)。神社供奉的是神(神様),而寺庙供奉的是佛(仏)。

说法是寺庙里的僧侣为游客介绍佛学理念和向菩萨请愿的方法的环节。在华严寺听到的佛法,完全更新了我对于佛学的看法,以现代社会科技人的角度来看,这是人们追求幸福的一种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的背景是一个庞大而规整的虚拟体系,这次仅听了 30 分钟的说法,却佩服不已。


su-ma-ho

这里才真正开始是正题吧 😁 。

华严寺的僧人说法围绕着三个汉字:「素」、「步」,和「磨」。说法的僧人讲道,这三个字,便是走向幸福的方法:

素(す)

素,即「素直(すなお)」,意为率直、纯粹,对自己真诚。生重病而郁郁寡欢的人,身体接受了疾病,而思想上却始终不能接受,这便是还对于自己不够真诚。无法正视自己,便看不见前行的方向,更无从谈「步」。

步く(あるく)

步,即向前走。「正视自己」作为起步,若在路途中开始与其他人比较,就会停止向前走。不同的人行走的速度和方向都是不同的。比较本身就是一张痛苦的标签(比べる = 苦しみラベル,「比较」与「痛苦的标签」两个词在日文当中发音非常接近)。

磨く(みがく)

磨,即打磨。人生要向前走,打磨自己是很必要的。打磨自己,包括打磨技能和心境。打磨技能,即提升能力。打磨心境,便是让心里腾出更多空间,保持谦逊和感谢。

纵使有很多人生孤独论,但人是无法脱离其他人生活的。从出生到这个世界,到进入棺盖中,每个人都会受到其他人的关照。所以一定要多说下面这些话:「おかげさま」(多亏了您)、「お世話様」(真是受了不少关照)、「おつかれさま」(辛苦了)、「お互い様」(您也是啊 / 也受您关照了)、「ありがとう」(谢谢)。

我记录下来的读着像心灵鸡汤 😢,不过实际上这位僧人讲得像落語(らくご,类似相声的一种语言表演艺术),拿现场的学生开玩笑说了不少段子。

例如僧人让中三的两个女生回答,为什么向菩萨请愿时,如果是住在长崎县(長崎県,ながさきけん)的人,则不能先说地址,要先说姓名。其实也是读音上的取巧,日语中,長崎的发音与長い先(ながいさき,即「很久以后」)相同,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祈愿会很久很久以后才实现。如此谐音的「规矩」还有很多,诸如不要面向北方(「北」发音同「鬼」)祈愿,当做打趣来听这种禅语会很有意思。

最后,僧人拿起分别写有「素」、「磨」、「步」三个大字的纸,像乔布斯重复 “An iPod, a Phone, and an Internet Communicator” 一样重复这三个字。很快,大家都意识到,这三个字连起来的发音便是 su-ma-ho 5,僧人说,这是年轻人都拥有的东西。

或者,我想,是说「年轻人都应该拥有的东西」。科技的变迁,将哲学换了一件又一件不同的外衣,过去为了说理传教,穿着了神、佛这样的虚拟的形象,现在这些同样的道理,可以穿着着更具时代感的外衣。


京道

从洛西坐快速电车回到京都站,我换乘巴士,在清水道下车。这条从清水寺到八坂神社到祇(qí)园,再沿鸭川走回的路,是最能体现平安京味道的。

清水瓷

可惜我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古道已然成为了游道。穿着和服、盘着头发的女士们,几乎都是说着亚洲其他语言的游客,清水寺下那条古窄道,开满了各种特产店。好在还能从中发现清水瓷(京焼・清水焼)的店铺。

西川貞三郎商店

作为京瓷之一,甚至说可以等于京瓷的清水瓷,依旧保留不可侵犯的高贵感,让我即刻联想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在日本如此多的瓷窑当中,京瓷非常不吝啬地表露着帝王气息。

走过京都,会发觉这个城市非常倔强地保留着日本最为古典的奢华。京瓷以料理器具为主,职人将容器作为京料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食色不仅仅品味料理,还需要品味器具。


40,000

关西的两天,我几乎走出了一个全长马拉松。走完京道,已经将近下午六点,我乘上回新大阪的电车,吃了一碗车站内的温泉玉子裙带菜拉面,坐了一小会,便上了回东京的新干线。

关于京都,我还有一个非常想去的庭院 ── 龙安寺石庭(龍安寺の石庭)。这次忘记了真是莫大的损失!撇开「世界遗产」的称谓,龙安寺的石庭的确是一件艺术品,丰臣秀吉曾多次拜访龙安寺,寺内至今还保留秀吉亲自写的制札 6

这次京都(步)行,最深的所得莫过于这座古城的禅宗。她是千丝万缕敏感的执念和道理,我并非抱着一个想要走入极乐净土的态度来体味京都之禅,也许她像我想要感受她的沉淀一样,想要不断更新那张沉静的颜面。


  1. 1.京都府与京都市是不同的行政级别,文中随后写到的「京都」均指京都市,详参见维基百科京都府京都市
  2. 2.这是一种文化上的划分,而行政划分京都市为上京区、中京区、下京区等,参见京都市地域
  3. 3.桓武天皇入京之后模仿中国唐代都城长安建造的首都城,位于现在京都市中心,参照平安京
  4. 4.随后将有一篇随笔专门讲述「紫阳花」与「如水」对我的意义。
  5. 5.日语汉字可以有多种读音。磨字音读为「ま」,训读有「とく」、「みがく」、「する」、「すれる」等。歩的音读有「ほ」「ぶ」「ふ」等,训读有「あゆむ」「あるく」「あゆみ」等。
  6. 6.写有规章制度的木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