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对立面的恶意

Smog in Beijing

引子

过去一年开始,我们生活的话题被“刷屏”这个词左右着。空闲的时候,打开朋友圈、微博,扫一扫大家都在转发什么,看一看集中在一点的话题,就掌握了最近的国家大事、民事民生。

这两天的刷屏,是柴静的空气报告。

昨天,我看到转发的感慨,是“佩服这个女子”、“很有启发,该做点什么”、“不敢再去北京”…今天风向一转,就变成了“文科生懂什么雾霾”、“孩子缺陷怎么不说自己是烟民”、“去美国生了孩子”、“环保官员下马”…

以前,我不愿意花大时间去写什么,因为这样的事情,已经进入了波澜起伏的节奏了,一件事情沉寂下来,吵过一轮,很快就会进入下一个风波。而且,就算现在头疼脑热的写下来,也很快会忘记的。要是写错了,写的不对味,还有人骂。只是,这样的事情经历到第三、第四遍,就越发无法停止对于“对立面的恶意”这个标题强烈的表达意愿。

几个词

雾霾

雾霾的确是这两年才在我身边被提到的词汇,自从亲友们都去北京实习和工作,这个词汇就逐渐进入我的感官范围内,在此之前,我几乎没有听过“雾霾”这个词。他们在 timeline 里像天气预报员一样,发着类似于“今天北京天居然这么蓝”的感慨,我当时觉得很是不可思议。直到到日本工作,逐渐习惯了这边天的颜色,爸妈再给我发武汉的天空时,我震惊于在大桥的一端,能看到对岸竟然是那么难。雾都,似乎不再是伦敦的代名词,它快蔓延到整个中国。

和柴静一样,我也是个无所谓的姑娘,几乎没怎么戴过口罩,也极少有呼吸道的疾病,头疼脑热多半是因为懒得多穿衣服,冻到了导致的。

在日本生活的这段时间,我把“站在门口,能看见富士山”作为好天气的象征。每当这些天气,我会把富士山(3776m,约150km远)拍下来,即使手机的效果并没有那么理想。

Fujisan

看这个视频的起源,不是因为看到了朋友圈里那么多人的感慨,是因为看到 twitter 上西乔的发言:

刚看完柴静的穹顶之下,作为一个国内独立的调查和制作团队,成果的水准非常高。调查和探寻的深度广度也已尽所能。推荐大家花100分钟看下。唯一的疑问是:这样一个已经超长的调查片有必要花近10分钟在头尾煽情?这主题本身还不够有力不够打动人吗?这是对观众不够有信心还是制作方自己不够有信心?

促使我要去看的,是“成果的水准非常高”一句话。当开始看了之后,确实就一气呵成地看完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中国大陆出现过如此深度的报告,我知道自己受到了极强的感染,感动而佩服。记得昨天快要眼红掉的,不是第一幕“煽情”的情节,而是“我们该怎么办”这一节。

柴静没有办法给出“中国正在做什么”的案例,只能给出“其他人都做了什么”的样例。所以今天看到 Kentzhu 的文章:《独立思考,和而不同》,原本放下写文章的情绪一下被点燃了。可是我只能做到写观点,不知道从何下手改变这一切。

热情

这是一个在当下,很傻的词汇。如果你说,自己是一个对某某事有极强热情的人,而且有勇气去颠覆,去行动,大多数情况下,会被贴上“傻”的标签。只有当这份热情,有了结果时,“傻”的标签才会被揭掉。

如果2030年,中国的排放真的减少了一半,会不会有人回忆起柴静这一番报告,感怀当年因为媒体的这一重磅,给了大陆人民一记警钟,给了政府、企业一个警钟。还会不会有人在乎她到底是不是跟政府一起下棋,是不是去美国生孩子,是不是烟民…

嫉妒热情,是人之常情。但是如果停止在嫉妒热情,就只剩下可悲而言了。

偏移

“煽情”,我不认为这是开场白的主题。我体会到的是纯粹的,做这场报告的动机。我认为,柴静并没有说因为雾霾,孩子才得了肿瘤,也没有刻意安排孩子这个话题想从中获得观众的同情。

孩子的肿瘤,或许因为基因异变,或许因为摄入的污染物,或许因为不太规律的生活作息…柴静自然是知道不能把雾霾作为孩子肿瘤的根本原因的。但是孩子的肿瘤,无疑让原本不太重视雾霾的母亲感受到了可能的、潜在的疾病诱发因素,这个在过去一两年里,频繁出现在大众口中的“雾霾”,是不是真的会无情伤害自己的孩子,作为母亲,作为记者,她想要知道,迫切地想要知道…

这是我的理解。

关于“用孩子来煽情”,只是偏移的一个方面,其他的方面觉得不必再详述。

无力

除了偏移之外,我还体会到了大众极度的无力感。融汇在这句话里:

所以说故事到最后的答案是我们应该给政府打举报电话,少开车多走路,身体力行,十年之后就能重获蓝天。

这是一句没有感情的话,是随意在 twitter 上浏览到的陈述,其中的意味很明显。至于这种代表性的无力感是如何形成的,我还不知道,才出世两年不到,还是见啥说啥。可以“有话就说”的年龄,就是我现在的年纪。但是,或许什么时候,特别是如果有家庭,我也会这样无力,对所有的事情,不敢,或者不愿再说“不”。

毕竟,“好的”,总是比“我认为不好”,简单。

对立

小的时候,外婆总是在晚上19点标准时间打开新闻联播,这一幕总是印象深刻,因为我不喜欢看,电视一被外婆占走,我就不开心的离开。当时我看不懂,不觉得看两个人坐在面前说话有什么意思。到了大一点,不喜欢看新闻的原因变成,觉得这些新闻事不关己,没有营养。

到现在,我愿意去看新闻,也算是明白了大人总是听新闻、看新闻的原因。我想知道,这个我赖以生存的社会,在发生什么改变,对我生活的影响是有利还是有弊,对我关心的人们,是否有利,还是有弊。

可是,真正传播到眼里的,往往和本质站在了对立面上。

正如演喜剧的,或许并不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挥金如土的,或许并不是真的那么富裕;幸福美满的家庭,或许并不如所见那般温馨…

最近在看的书籍,《夢幻花》《満願》中的第四篇《万灯》,都提到的当今社会及其重要的能源问题。能源的使用、废弃,对社会意味什么不言而喻,而对个人又意味着什么,在这两篇当中都得到了作家的声音,或许还引起了读者的思考。很奇妙,世间的所有问题都似乎殊途同归。

雾霾、能源滥用,并不是世界上第一次遇到的问题;解决方法,各有不同。放大了是国家,放小了是企业、家庭、个人。似乎又绕回那个“先顾大家,还是先顾小家”的问题,但是,如果自己是小家的一份子,就做小家的事,如果是大家的决策者,就影响大家之所为不就可以,为什么还要引发这场最终结果为“无力”的辩论。小家和大家并不是对立的,也不需要从两者之间选择一个不是么。本身,小家来否定小家的集合体,就是个很异常的现象。

营销

自从开始做电商,我既讨厌又喜欢着“营销”这个词,这件事,也不出所外。

果然从昨天风波一过,如同之前“追气球的少年”和“1%”一样,有人开始分析这场报告的如何利用于营销。以自己的观点而言,我极度讨厌这种文章,不是所有传播迅速、广泛的东西都是以营销为目的的。虽然很多政策的立脚点在钱、在商业。相信这次的报告结束后,顺势,口罩会大卖、空气净化器会大卖、鼻炎药水等等,都大卖…

这本身都没有错,只是总觉在哪里,缺了些什么,觉得满是无奈,所见的商业营销满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商业驱动做改变性的解决方案。就像产品经理,是选择宠爱用户(《如何宠爱用户》,文:李如一),还是创建规则。

社会

记得同事说过一句话:“共产是社会的最终形态,只不过要等到资本发展到极致”。这句话,我印象深刻。

柴静的报告里,多次提到“中石油垄断渠道、决策、标准”,不论这是否是根本,或者还只停留在表层,都隐约折射了初期共产形态的弊端(我及其讨厌学政治,所以不保证正确性,只谈个人理解):过分减少了支柱产业的竞争力

做电商以来,眼见大约全世界的商品都有 Made in China 的痕迹,中国以廉价劳动力著称,而与此同时,中国制造却饱含着“质量不可信”的悲伤事实。日本社交平台上有人说“拿 Made in PRC 代替 Made in China,和欺诈有什么区别”,潜台词就是“中国制造”拐着弯写,不就是承认中国做的东西就是不好么…我应该以什么心态去面对这些评论。

在中国,人们看着“性价比”,选择长得一样却便宜些的东西,回头给差评说“一分钱一分货”。卖家想尽办法争相说“我家才是真的”,买家想方设法证明“你的技术就是假的”(拆解55度杯,源:知乎)。

中国没有货真价实的东西吗?不是!如果中国没有好的制造水平,那为什么世界上知名产品脱离不了中国制造。是钱,或者说为了活下去,促使制造商只铆足劲儿压低成本,而并非提升质量底线。

每次看到日本餐馆里招聘广告里写着每小时960日元,算计着,这样一天打工2~3个小时,如果住在家里,基本就不需要爸妈给生活费了,觉得日本人力成本真是高啊。

小时候我想,以后长大了一定不要做体力劳动,要拿本事赚脑子的钱。可现在我觉得这种想法是错的,从小,大人们就教我否定体力劳动的价值,告诉我端盘子送水的服务员、扫地的清洁工、产品线的组装员都是低廉的底层劳动者。媒体也这么说,与其揭露基础劳动力的价值与收入不对称,不如说只在呼吁大家关怀“基层民众”,整个社会,都在否认基础劳动的价值,否认基础能源的价值,所以人们对于“涨价”,是怨言,觉得是被迫买单。没有竞争,来告诉人们这些背后的劳动价值,这些成本的去向。

有人觉得高新领域工资高是必须的,这有利于促进高新科技的进步,劳动类型的不同,薪资差异是合理的,听上去挺正确的,只是我逐渐觉得这只是人的一厢情愿,潜移默化了体力劳动的低廉价值。过分的差异,让劳动力市场逐渐走向畸形,大众的物价观念也因此逐渐畸形。

结语

我也不知道写什么结语,大约文章得有个总结式的部分才算完整。上面都是我的口水仗,没打草稿,反复看,修改了十几遍细节。

小学时,我最讨厌的作业就是写作文,曾经被妈批评说我写的文字就是早起到睡觉都干了啥,这一点到高中毕业为止一直都没有变过。我并不曾思考过那些作文命题里提到的话题,也从来不觉得它们对我而言有什么思考价值。我写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些是任务,必须完成的任务。凑字数成了最难受的过程,难受到不知道为啥凑字完成的作文拿了满分还笑不出来…老师在课堂上提的时候,憋住“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这句话不能开口…

我不是作家,也不是记者,但是愿意写很多很多字来表达想法,整理思路。这样的文章,比写了十几年的作业、考试作文,要快乐得多…